李紅笛
   面對網絡上的“粗口”,必須有堅強的神經。
  中國網絡傳播學會理事杜紅超發佈微博呼籲“不在微信中使用粗鄙或亞粗鄙詞彙”,由此引起對其一片謾罵之聲。9月12日,本報“綠海副刊”曾以封面報道的形式對此作深入報道。近日,杜紅超接受了本報記者專訪。
  記者:您怎麼想到要提出這樣的呼籲?
  杜紅超:我的兒子在網絡上看的游戲解說視頻,大量充斥著粗鄙的言辭。中國互聯網從上世紀九十年代發展到現在,從一開始只有技術人員參與其中,到越來越多的大眾進入互聯網,隨著上網人群層次越來越繁雜,素質也越來越參差不齊,導致網絡語言環境也逐漸越來越不樂觀。
  記者:髒話粗口在語言中由來已久,可以說現實生活和文藝作品中還普遍存在著更加不堪入耳的言辭,您為何選擇關註網絡的語言環境呢?
  杜紅超:現實語言中的髒話的確更過分,但那並不能登大雅之堂,人們在日常生活中也不會在公共場合說髒話。而到了網絡上,由於網絡匿名發言的性質,網民少了顧慮,便開始肆無忌憚。可是實際上,網絡上發表的言論動輒會引起幾百上千的轉發和評論,成千上萬點擊量,更不用提僅僅是看到的人有多少,實際上面對的是比現實中公共場所更廣大的受眾,影響力更大。
  記者:您認為粗鄙語言應如何界定?
  杜紅超:網絡語言並不都是粗鄙的,可以分成三類,第一種是清新雅緻的,巧妙的詞語組合,比如草根、給力,這些詞語豐富了漢語的表達,提升了漢語的內涵,是網絡語言創作中正面的例子。
  第二種是縮寫,比如喜大普奔(喜聞樂見、大快人心、普天同慶、奔走相告,四個成語的組合)、不明覺厲(雖然不明白怎麼回事但是感覺很厲害的樣子),這些詞說不上對漢語的發展起到什麼積極的作用,但也沒有什麼負面的影響,它們能方便網友在網上交流和溝通。
  第三種才是我要抵制的,即所謂粗鄙的詞語。我認為看一個詞是不是粗鄙,最簡單的標準就是:你會把這個詞對你的家人說嗎?對你的父母、兄弟姐妹、同事和朋友說嗎?不會,那就是粗鄙的詞語。網絡的確是一個讓人放鬆的地方,但輕鬆是有限度的,比如當初紅十字會收穫了上萬個“滾”,也許你未見得就知道事情的真相,但跟著排隊說“滾”,你的情緒得到宣泄倒也無妨,但事實如何不會因為你說了“滾”就真的改變了。所以從這種意義來說,互聯網有作為一個發泄情緒的平臺的價值。有的人說要有寬容之心,確實是,比如紅十字會作為一個應該有公共責任感的組織,它對於自己的形象和無法解釋的事如果沒有及時作出解釋,人們因此發泄一些情緒,這也是它應該承受的,但這和個人被辱罵是兩回事。
  記者:有網友對您的呼籲表示反對,甚至在您的微博下留言謾罵,為何會引起這樣的反應?
  杜紅超:這背後折射出來的是社會百態,不同的人因為不同的原因罵人,有的人在現實中被父母學校管教著,到了網上又遇上我這樣的人,自然會很氣憤。他覺得,“我的負面情緒總不能一直壓抑著吧”!對於具體的行為而言,罵我,我不會覺得不舒服,如果他是年輕人,只是宣泄情緒,能夠寬容,但如果這就是他的行為習慣,以罵人為樂,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記者:您對這場呼籲抵制行動有什麼樣的預期?希望達到什麼樣的結果?
  杜紅超:其實我原來沒想過什麼,只是在朋友圈裡發了一下,最近我倒真的在琢磨做點什麼有意義的事,進一步推進這件事。一個人的力量是渺小的,但是我覺得這件事值得推進下去。媒體也應該在這樣的事情中起到應有的作用,比如自己首先不使用(粗鄙詞語),不盲從。
  記者:希望官方介入嗎?到什麼程度?
  杜紅超:有些事政府出頭會變得更糟,不是所有的事都適合政府來管的。網絡語言的事,國家語委也可以出來弄一個規範,但政府如果不能從一個文化現象、社會現象產生的原因來做一些思考,做一些更深層的工作,只是泛泛地出一些要求,或者呼籲呼籲,那也沒什麼用。這也正是這種事難的地方。另外,我倒不覺得支持的人很少,因為罵聲最大的不代表大多數,我不會因為發聲的人多,罵的人多就覺得他們是主流的,很多人在默默地做,不一定說出來。
  政府可以想一些更實在的措施,比如現在人們對八股式的僵化的文字非常反感,如果政府的文件、大眾媒體能夠語言更清新一些,更活潑一些,可能不用抵制網絡粗鄙語言,就讓人們有了更多的選擇。正因為天天板著臉,八股文多,大家反而需要創作很多生詞。社會的醜惡現象,通過政府的努力,能夠更少一些,這些語言也就沒有了指向,特權現象、不公的現象更少一些,罵的人不就少了嗎?政府要做的事應該在這方面,光在語言方面下功夫,是治標不治本的。作為網民,我們自己來推動凈化語言就沒問題了,這次這件事也有不少網友以為是官方行為、專家行為,因而大罵特罵,更說明有些事並不適合官方來做。與其去禁止大家說什麼,不如去治理他們言辭中指向的東西背後的土壤。
  記者:您有沒有下一步的打算?比如爭取和政府或媒體的合作,或聯合網絡行業共同倡導等等?
  杜紅超:我首先會從自己做起,也希望身邊的朋友少一些這樣的詞彙,如果我有精力有時間,願意跟更多的朋友來推動這件事,只是還沒有想到更合適的方法。  (原標題:杜紅超:不能光在語言方面下功夫)
創作者介紹

好眼淚壞眼淚

um74umhf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