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唯一正確道路,也是貫穿《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下稱《決定》)的一條紅線。作為社會主義法治建設成就和經驗的集中體現,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既是政治抉擇,也是使命擔當,更是歷史必然。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離不開法治引領;全面深化改革、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離不開法治保障;提高黨的執政能力和執政水平,離不開法治規範。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要做到四個統一。
  一是堅持依法治國基本方略與依法執政基本方式的統一。《決定》把依法治國確定為黨領導人民治理國家的基本方略,把依法執政確定為黨治國理政的基本方式。從字面上看,方式意為方法、手段,把法治作為一種手段,似乎只承認其工具性價值而忽略了倫理性價值,這並不准確。基本方略主要是從宏觀戰略層面提出的原則、方針和戰略。黨領導人民治理國家是一項偉大而寬域的事業,必然要確定一個大的原則、戰略和行動指導。“小智治事,中智治人,大智立法”。充分發揮法治的引領和規範作用,始終把法治放在黨和國家大局中來考慮、來謀劃、來推進,是黨歷經多年摸索而總結出來的戰略選擇。把依法治國語境下的法治思維法治方式運用到執政工作中就是要依法執政。這種方式不是凌駕於法律之上,僅僅把法治作為一種治理的工具。恰恰相反,“依法執政,既要求黨依據憲法法律治國理政,也要求黨依據黨內法規管黨治黨”。根據我國社會主義法治建設的基本經驗,在依法治國全過程和各方面堅持黨的領導,完全可以將依法治國基本方略與依法執政基本方式統一起來,並通過“三統一”“四善於”,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提供有力法治保障。
  二是堅持社會主義法治理念與社會主義法治理論的統一。社會主義法治理念是體現社會主義法治內在要求的一系列觀念、信念、理想和價值的集合體,是指導和調整社會主義立法、執法、司法、守法和法律監督的方針和原則。以崇尚法治、依法治國為核心內容的法治理念是對法治理論的核心概括,是開展法治理論研究的根本遵循。以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係為主要研究對象的法治理論,必須堅持在社會主義法治理念主導下,積極汲取中華法律文化精華(如“人為稱首”、德主刑輔),借鑒而不照搬國外法治有益經驗(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權力制衡、保障人權等),結合國情進行合理揚棄、創新發展(如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人民調解制度等),最終形成一套邏輯自洽生機勃勃的理論體系。為此,《決定》旗幟鮮明地提出了一系列符合現代國家治理和適合歷史傳統與國情的法治理論,既強調製度的約束,又關註社會和公民的參與;既強調法治的規範作用,也重視德治的教化作用;既重視現代國家治理的一般規律,也註重法治與歷史、社會和文化條件的高度契合。將這些新觀點、新論斷、新闡述融為一體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理論,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的理論指導和學理支撐,是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行動指南。
  三是堅持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的統一。法治思維是基於法治的固有特性和對法治的信念,認識事物、判斷是非、解決問題的思維方式,是一種以法律規範為基準的邏輯化的理性思考方式。法治思維是規則思維,也是權衡思維;是權力權利思維,也是責任義務思維;是程序性思維,也是建設性思維。它要求以合法性為判斷起點,以公平正義為判斷落點。對公權力而言,“法定職責必須為,法無授權不可為”;對私權利而言,“法無禁止即可為”。法治方式是運用法治思維處理和解決問題的行為方式,是法治思維實際作用於人的行為的外在表現。法治思維與法治方式是主觀與客觀、內在與外在的關係。法治思維影響和決定著法治方式,法治方式固化和升華法治思維。對於公職人員而言,依法執政必須學會運用法治思維和運用法治方式,將習以為常的行政思維、領導思維、管理思維轉變為法治思維,形成依法執政、依法履職的自覺。對於社會公眾而言,法治是凝聚社會共識的最大公約數,是日常生活的一種樣態,要運用法治思維與法治方式養成“辦事依法、遇事找法、解決問題用法、化解矛盾靠法”的條件反射。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處理改革問題時,一方面要強調重大改革舉措要於法有據,另一方面也不能因為現行法律規定就不敢越雷池一步。正所謂“苟利於民不必法古,苟周於事不必循舊”。需要推進的改革,可以進行特別授權,或者等將來修改法律規定後再去推進。
  四是建設法治國家與法治中國的統一。廣義上的依法治國包括法治國家和法治中國。法治國家指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治理國家。其對象既包括政治意義上的國家,也包括一般意義上的社會。雖然社會自治是一項基本通則,但在法治體系中,法律既規定國家生活,也干預社會生活。如果把法治社會從法治國家概念中剝離出來,就會影響其整體性價值體系建設。按照黨的十八大的規劃,法治國家的藍圖是,到2020年,依法治國基本方略全面落實,法治政府基本建成,司法公信力不斷提高,人權得到切實尊重和保障。在學者看來,法治中國作為政治命題,具有綜合性、歷史性與動態性。這裡的中國是一個完整的概念,包括大陸、臺灣、香港和澳門等地區。儘管臺灣和大陸尚未統一,但一個中國範圍內的法治是大家共同分享的價值,也是增強民族凝聚力的重要表達。說法治中國是法治國家的“升級版”,除了承繼法治的時代稟賦外,法治中國的概念可以明確它的建設方位是在中國而不是在別的國家,向國際社會表明作為共同體的“中國”當下實行的是法治而不是人治,傳遞的是中國積极參与國際社會法治對話的勇氣與自信。
  “國無常強,無常弱。奉法者強則國強,奉法者弱則國弱。”只要在宏觀定位上把法治作為治理國家的基本方略,在實踐要求上把法治作為管理社會的基本方式,在文化追求上把法治精神當作主心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就一定能迸發生機與活力,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提供有力法治保障。
  (作者為最高人民檢察院計劃財務裝備局局長)  (原標題:堅持社會主義法治道路務求“四個統一”)
創作者介紹

好眼淚壞眼淚

um74umhf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